求《元史刘肃传》的翻译!!!详细!!!

来源:https://www.80088005.com 作者:人文 人气:190 发布时间:2019-07-29
摘要:刘肃(11881263),字才卿,威州洺水人。金兴定二年词赋进士。尝为尚书省令史。时有盗内藏官罗及珠,盗不时得,逮系货珠牙侩及藏吏,诬服者十一人。刑部议皆置极刑,肃执之曰:

  刘肃(1188—1263),字才卿,威州洺水人。金兴定二年词赋进士。尝为尚书省令史。时有盗内藏官罗及珠,盗不时得,逮系货珠牙侩及藏吏,诬服者十一人。刑部议皆置极刑,肃执之曰:“盗...

  刘肃(1188—1263),字才卿,威州洺水人。金兴定二年词赋进士。尝为尚书省令史。时有盗内藏官罗及珠,盗不时得,逮系货珠牙侩及藏吏,诬服者十一人。刑部议皆置极刑,肃执之曰:“盗无正赃,杀之冤。”金主怒。有近侍夜见肃,具道其旨,肃曰:“辨析冤狱,我职也,惜一己而戕十一人之命,可乎!”明日,诣省辨愈力。右司郎中张天纲曰:“吾为汝具奏辨析之。”奏入,金主悟,囚得不死。调新蔡令。先时,县赋民以牛多寡为差,民匿不耕,肃至,命树畜繁者不加赋,民遂殷富。濒淮民有窜入宋境,籍为兵而优其粮,间有归者,颇艰于衣食,时出怨言曰:“不如渡淮。”告者以谋叛论,肃曰:“淮限宋境,一水耳,果欲叛,不难往也,口虽言而心无实,准律当杖八十。”奏可。继擢户部主事。

  金亡,依东平严实,辟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,又改行军万户府经历。东平岁赋丝银,复输绵十万两、色绢万匹,民不能堪,肃赞实奏罢之。壬子,世祖居潜邸,以肃为邢州安抚使,肃兴铁冶及行楮币,公私赖焉。中统元年,擢真定宣抚使。时中统新钞行,罢银钞不用。真定以银钞交通于外者,凡八千余贯,公私嚣然,莫知所措。肃建三策:一曰仍用旧钞,二曰新旧兼用,三曰官以新钞如数易旧钞。中书从其第三策,遂降钞五十万贯。二年,授左三部尚书,官曹典宪,多所议定。未几,兼商议中书省事。三年,致仕,给半俸。四年,卒,年七十六。

  肃性舒缓,有执守。尝集诸家《易》说,曰《读易备忘》。后累赠推忠赞治功臣、荣禄大夫、上柱国、大司徒、邢国公,谥文献。

  刘肃字才卿,威州洺水人。金兴定二年词赋进士。尝为尚书省令史。时有盗内藏官罗及珠,盗不时得,逮系货珠牙侩及藏吏,诬服者十一人。刑部议皆置极刑,肃执之曰:“盗无正赃,杀之冤。”金主怒。有近侍夜见肃,具道其旨,肃曰:“辨析冤狱,我职也,惜一己而戕十一人之命,可乎!”明日,诣省辨愈力。右司郎中张天纲曰:“吾为汝具奏辨析之。”奏入,金主悟,囚得不死。

  调新蔡令。先时,县赋民以牛多寡为差,民匿不耕,肃至,命树畜繁者不加赋,民遂殷富。濒淮民有窜入宋境,籍为兵而优其粮,间有归者,颇艰于衣食,时出怨言曰:“不如渡淮。”告者以谋叛论,肃曰:“淮限宋境,一水耳,果欲叛,不难往也,口虽言而心无实,准律当杖八十。”奏可。继擢户部主事。

  金亡,依东平严实,辟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,又改行军万户府经历。东平岁赋丝银,复输绵十万两、色绢万匹,民不能堪,肃赞实奏罢之。壬子,世祖居潜邸,以肃为邢州安抚使,肃兴铁冶及行楮币,公私赖焉。

  中统元年,擢真定宣抚使。时中统新钞行,罢银钞不用。真定以银钞交通于外者,凡八千余贯,公私嚣然,莫知所措。肃建三策:一曰仍用旧钞,二曰新旧兼用,三曰官以新钞如数易旧钞。中书从其第三策,遂降钞五十万贯。二年,授左三部尚书,官曹典宪,多所议定。未几,兼商议中书省事。三年,致仕,给半俸。四年,卒,年七十六。

  肃性舒缓,有执守。尝集诸家《易》说,曰《读易备忘》。后累赠推忠赞治功臣、荣禄大夫、上柱国、大司徒、邢国公,谥文献。

  刘肃字才卿,是威州洺水县人。金宣宗兴定二年(1218)以词赋考中进士。曾经做尚书省令史。当时有盗取内藏库里的绸罗和珍珠的,盗贼不时得手,(后来官府)抓捕到卖珍珠的买卖中间人和内藏库的官员,(审理过程中被迫)服罪的有11人。刑部论定都处以死刑,刘肃坚持说:“盗窃之事并没有搜查到真正的赃物,杀掉他们有些冤枉。”金主宣宗很生气。有宣宗身边的侍从在夜里看到刘肃,把宣宗生气的情况详细告诉了刘肃,刘肃说:“辨析冤案,是我的职责,吝惜我一个人的性命而杀害11个人的性命,怎么可以呢!”第二天,到朝廷中争辩更加强烈。右司郎中张天纲(对刘肃)说:“我为你备文上奏辩论这件事。”(张天纲的)奏章呈上,金主宣宗才醒悟过来,(被关押的11位)死囚(因此)得以不死。

  (后来刘肃)调任新蔡县令。以前,县里向百姓收税按照百姓养牛的多少而有所不同,百姓就躲藏起来不再耕种田地,刘肃到任以后,下令(百姓)栽种畜牧数目多的不增加赋税,当地的百姓于是变得非常富足。(辖境内)濒临淮水的百姓有窜逃进入宋朝境内的,登记为兵籍的增加粮食,偶尔也有又逃回金朝境内的,衣食生活则变得很艰难,(于是有人)不时地说出一些怨言:“还不如渡过淮水(到宋朝那边去)呢。”告发他们的人(建议)以谋反判他们的罪,刘肃说:“淮水隔离宋金边境,(只有)一条水道罢了,他们如果真的要反叛,不难到那边去,(他们)嘴上虽然(这样)说但心里并没有这样的想法,按照律法应当(判处)杖责八十。”他的上奏被(皇上)同意了。接着(刘肃被)提升为户部主事。

  金朝灭亡后,(刘肃)去依附了在东平郡的严实,(后来)被朝廷征召代理尚书省左司员外郎,又改任代理军万户府经历。东平郡每年都用丝帛和银钱抵缴赋税,又进献绵折银十万两、各色绢一万匹,百姓不能承受,刘肃帮助严实奏请废止了这件事。壬子年,元世祖还住在他未即帝位前得府邸,任命刘肃担任邢州安抚使,刘肃兴办炼铁业,发行楮币,公私的收入都依赖他。

  中统元年(1260),(刘肃)升任真定宣抚使。当时中统新钞发行,废弃银钞不用。真定府用银钞与外地流通的钱,一共有八千多贯,朝廷上下、官府百姓都很犯愁,不知所措。刘肃提出了三条解决办法:一是仍使用旧钞,二是新钞旧钞都用,三是官府用新钞如数换回旧钞。中书省(最后)接受了他提出的第三条办法,于是减少了五十万贯银钞。中统二年(1261),授任左三部尚书,官吏办事机关和各项典章制度,大多(由刘肃)所审定。不久,(他又)兼任商议中书省事。中统三年(1262)辞去官职,(朝廷)提供给他一半的俸禄。中统四年(1263),去世,享年76岁。

  刘肃生性从容缓和,有操守。曾经搜集诸家研究《周易》的学说,命名为《读易备忘》。后不断赠官至推忠赞治功臣、荣禄大夫、上柱国、大司徒、邢国公,(死后赐)谥号为文献。

  他的儿子刘宪,官至礼部侍郎;刘愻,官至大名路总管。孙字刘赓,官至翰林学士承旨。

  1、此传为《元史·卷一百六十·列传第四十七·王磐王鹗李冶李昶刘肃王思廉李谦徐世隆孟祺阎复传》,另刘肃本传亦见于《新元史·卷一百七十八·列传第八十二·王磐李昶刘肃(赓)王鹗徐世隆孟攀鳞传》。

  2、内藏官:即内藏库。宋初宫内贮藏金帛之库。宋高承《事物纪原·京邑馆阁·内藏库》:“《宋朝会要》曰:太平兴国三年十月,宣置在银台门外。又曰:景德四年十月,陈彭年撰《内藏库记》。真宗曰:太祖以来,有景福内库,太宗改名内藏库,所贮金帛,备军国之用,非自奉也。”

  5、逮系:逮捕;拘囚。《汉书·刑法志》:“即位十三年,齐太仓令淳于公有罪当刑,诏狱逮系长安。”唐司空图《释怨》:“或滞爱以罹刑,亦宠迷而逮系。”清姚衡《寒秀草堂笔记·宾退杂识》:“其嗣小山观察,于道光癸未岁,以亏公帑逮系。”

  (1)牙子,即牙人。旧时为买卖双方撮合从中取得佣金的人。有时特指人贩子。唐谷神子《博异志·张不疑》:“数月,有牙侩言,有崔氏孀妇甚贫,有妓女四人,皆鬻之。”明叶宪祖《团花凤》第二折:“你待去风月场为牙侩,他有女处深闺,你做送春的庾岭梅,引铁的龙宫石。”《水浒传》第65回:“我生在浔阳江边,长在小孤山下,作卖鱼牙子,谁不认得!”《红楼梦》第46回:“老爷跟前竟没有一个可靠的人,心里再要买一个,又怕那些牙子家出来的,不乾不浄。”

  (2)市侩;商人。章炳麟《五无论》:“使牙侩设银行者,得公为之,而常民顾不得造,是则牙侩之权得与政府相等。”参见“市侩”。

  9、诬服:指无辜(无罪)而服罪。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:“赵高治斯,榜掠千馀,不胜痛,自诬服。”宋叶绍翁《四朝闻见录·天子狱》:“笞亮无全肤,诬服为不轨。”

  10、刑部:掌管刑法、狱讼事务的官署,属“六部”之一。《隋书·刑法志》:“三年,因览刑部奏,断狱数犹至万条。”唐韩愈《送郑尚书序》:“长庆三年四月,以工部尚书郑公为刑部尚书,兼御史大夫,往践其任。”《红楼梦》第103回:“不用多说了,快收拾停当。刑部的老爷就到了。”张德泽《清代国家机关考略》:“刑部,古代为‘秋官大司寇’,隋唐以后,即为刑部。”

  (1)酷刑;严刑。汉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:“惜其不成,已就极刑,而无愠色。”《后汉书·班彪传》:“(司马迁)崇黄老而薄《五经》……此大敝伤道,所以遇极刑之咎也。”李贤注:“极刑谓迁被腐刑也。”《醒世恒言·张淑儿巧智脱杨生》:“(府县)即将为首僧人悟石、觉空二人,极刑鞫问,招出杀害举人原繇。”

  (2)处死;死刑。《汉书·邹阳传》:“昔玉人献宝,楚王诛之;李斯竭忠,胡亥极刑。”唐薛调《无双传》:“尚书受伪命官,与夫人皆处极刑。”

  (1)对帝王亲近侍奉。《汉书·王嘉传》:“贼乱之臣,近侍帷幄。”《周书·申徽传》:“近侍之官,分散者众,徽独不离左右。”

  (2)指亲近帝王的侍从之人。《后汉书·梁冀传》:“宫卫近侍,并所亲树,禁省起居,纤微必知。”《书·百官志一》:“献可替否,拾遗补阙,为近侍之最。”清赵翼《瓯北诗话·白香山诗》:“陈元礼、高力士等皆流徙远方,左右近侍,悉另易人。”

  15、具奏:备文上奏。《清会典·吏部八·考功清吏司》:“京察之制,三品京堂由部开列事实具奏。”清陈康祺《郎潜纪闻》卷三:“康熙三十九年七月,内阁奉上谕:‘各省学道原不差遣翰林官员,嗣后各省学道宜将翰林官员一并差遣,尔等与翰林院会议具奏。’”

  16、先时:以前;开始的时候。《红楼梦》第49回:“先时你只疑我,如今你也没的说了。”

  17、树畜:栽种畜牧。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所谓西伯善养老者,制其田里,教之树畜,导其妻子使养其老。”严复《救亡决论》:“制船炮开矿产之谓耶?讲通商务树畜之谓耶?”

  18、殷富:繁盛;富足。《诗·鄘风·定之方中序》:“百姓说之,国家殷富焉。”《史记·孝文本纪》:“是以海内殷富,兴于礼义。”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·沽河》:“渔阳太守张堪,于县开稻田,教民种植,百姓得以殷富。”唐封演《封氏闻见记·除蠧》:“家业殷富,子弟复多。”范文澜、蔡美彪等《中国通史》第三编第二章第五节:“自唐中期起,农民破产流亡愈来愈普遍,反之,庄田和商业一直呈现殷富气象。”

  19、谋叛:也作“谋畔”。谋反。《后汉书·臧宫传》:“彭等战数不利,越人谋畔从蜀。宫兵少,力不能制。”晋干宝《搜神记》卷九:“后人白喜谋叛,合门被诛。”《水浒传》第47回:“你如何却结连反贼,意在谋叛?”

  20、论:判罪;判决。《史记·孝文本纪》:“今犯法已论。”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:“故以十二月晦论弃市渭城。”

  21、辟(bì):征召来授予官职。南朝宋范晔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:“举孝廉不行,连辟公府不就。”

  22、行:兼代官职。唐宋官制,小官兼代大官的事叫守,大官兼管小官的事叫行。西晋陈寿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操传》:“太祖行奋武将军。”北宋欧阳修《泷冈阡表》:“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。”

  24、赞:帮助;辅佐;佐助。《小尔雅·广诂》:“赞,佐也。”《尚书·大禹谟》:“益赞于禹曰。”《国语·晋语》:“子若能以忠信赞君。”《仪礼·乡饮酒礼》:“主人之赞者西面北上。”《礼记·明堂位》:“卿大夫赞君。”南朝梁丘迟《与陈伯之书》:“赞帷幄之谋。”《资治通鉴·赤壁之战》:“此天以卿二人赞孤也!”

  28、世祖:即元世祖忽必烈(1215-1294),蒙古族政治家、军事家。监国托雷第四子,元宪宗蒙哥弟。大蒙古国的末代可汗,同时也是元朝的开国皇帝。蒙古尊号“薛禅汗”。1251年蒙哥任忽必烈为总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,南驻爪忽都之地。他先后任汉人儒士整饬邢州吏治,立经略司于汴梁,整顿河南(今洛阳)军政,并屯田唐、邓,收到积极效果。1253年受京兆(今陕西西安)封地。同年忽必烈受命与大将兀良合台远征云南灭大理国。1258年蒙哥兴师伐南宋,授命忽必烈代总东路军。1259年9月蒙哥在合州前线月忽必烈在部分诸王的推戴下,即汗位于开平,建元中统。忽必烈以汉地丰富的人力、物力为依托,出兵击败阿里不哥。1271年取《易经》“大哉乾元”之义,建国号为大元,确定以大都为首都。1274年命伯颜大举伐宋。1279年最后消灭了流亡在崖山的南宋残余势力,完成了全国的大统一。统一全国后忽必烈重用回回人阿合马。阿合马从中统初便主管中央财政,多方搜刮权势日重。后阿合马独擅朝政。1282年大都发生了王著、高和尚刺杀阿合马事件。此后忽必烈又先后任卢世荣、桑哥专理财政,都以失败而告终。同时忽必烈接连派遣军队远征日本、安南、占城、缅甸与爪哇,都遭到失败。但抗击海都、笃哇等西北诸王的侵扰和平服东北诸王乃颜叛乱,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。1294年忽必烈病逝。

  29、潜邸:指皇帝即位前的住所。宋欧阳修《代人辞官状》:“属潜邸之署官,首膺表擢,陪学黉之讲道,无所发明。”清龚自珍《为龙泉寺募造藏经楼启》:“又诏以潜邸之雍和宫为奉佛处,以大臣专领之。”

  30、铁冶:炼铁。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:“蜀卓氏之先,赵人也,用铁冶富。”《宋史·食货志下》:“(庆历)五年,泉州青阳铁冶大发。”清唐甄《潜书·富民》:“有苗氏者,富于铁冶,业之数世矣。”

  31、楮(chǔ)币:指宋、金、元时发行的“会子”“宝券”等纸币。因楮皮可以造纸,统称纸为楮,因此币多用楮皮纸制成,故名。后亦泛指一般的纸币。也称楮券。周必大《二老堂杂志》卷四:“近岁用会子,盖四川交子法,特官券耳。不知何人目为楮币,……遂入殿试御题。”《宋史·席旦传》:“蜀用铁钱,以其艰于转移,故权以楮券。”

  (1)闲适的样子。《尔雅·释言》“嚻,闲也”晋郭璞注:“嚻然,闲暇貌。”明张居正《学农园记》:“则又欣然以喜,嚣然以娱。”清吴嘉宾《得一斋记》:“吾一从而居其土宜别其苦良,不亦矜乎,故吾嚣然自为得也。”

  (2)得意的样子。《三国志·蜀志·彭羕传》:“羕起徒步,一朝处州人之上,形色嚣然,自矜得遇滋甚。”宋苏轼《上韩太尉书》:“于是天下之士,嚣然皆有无用之虚名,而不适于实效。”清龚自珍《乙丙之际著议第六》:“其惑也,则且援古以刺今,嚣然有声气矣。”姚锡钧《春声自序》:“比年以来,斯事至滥,往往遣词选字,义且未安,而嚣然自鸣,多所刊布。”

  (3)饥饿的样子。《文选·嵇康〈养生论〉》:“终朝未餐,则嚣然思食。”李善注:“嚣然,饥意也。”清顾炎武《中宪大夫山西按察司副使寇公墓志铭》:“奉旨征漕,而大水之后,粒米无出,百姓嚣然。”

  (4)扰攘不宁的样子。唐韩愈《唐正议大夫尚书左丞孔公墓志铭》:“安南乘势杀都护李象古……岭南嚣然。”宋王谠《唐语林·德行》:“臣宣旨京兆尹阅女子,人间嚣然,而朝廷好言事者得以为口实。”

  (5)忧愁的样子。《汉书·王莽传赞》:“是以四海之内,嚣然丧其乐生之心,中外愤怨。”颜师古注:“嚣然,众口愁貌也。音五高反。”

  34、建:倡仪;提出。班固《汉书·邹阳传》:“爱盎等皆建以为不可。”注:“谓立议。”

  37、官曹:官吏办事机关;官吏办事处所。《东观汉记·光武纪》:“述(公孙述)伏诛之后,而事少间,官曹文书减旧过半。”北齐颜之推《颜氏家训·书证》:“若文章著述,犹择微相影响者行之,官曹文书,世间尺牍,幸不违俗也。”唐白居易《司马厅独宿》诗:“官曹冷似冰,谁肯来同宿?”宋范成大《次韵温伯谋归》:“官路驱驰易折肱,官曹随处是愁城。”元卢挚《青华观西轩》诗:“琳宇夏天晓,官曹今日闲。”

  38、典宪:法典;典章制度。《后汉书·应劭传》:“逆臣董卓,荡覆王室,典宪焚燎,靡有孑遗,开辟以来,莫或兹酷。”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:“时国王骄奢,不遵典宪。”三国魏曹植《圣皇篇》诗:“沉吟有爱恋,不忍听可之,迫有官典宪,不得顾恩私。”《旧唐书·酷吏传下·罗希奭》:“不唯轻侮典宪,实亦隳坏纪纲。”章炳麟《文学总略》:“史志之伦,记大傀异事则有感,记经常典宪则无感,既不可齐一矣。”

  (1)没有多久;很快;不久。《诗经·齐风·甫田》:“未几见兮,突而弁兮。”朱熹集传:“未几,未多时也。”《后汉书·马廖传》:“前下制度未几,后稍不行。虽或吏不奉法,良由慢起京师。”《晋书·魏咏之传》:“咏之初在布衣,不以贫贱为耻……始为殷仲堪之客,未几竟践其位,论者称之。”宋沈括《梦溪笔谈·象数二》:“熙宁中,予预太史,尝按发其欺,免官者六人。未几,其弊复如故。”清钱泳《履园丛话·笑柄·不准》:“有名进士某者,选得知县,到任未几,有报窃案刃伤事主者,刑席拟批,总嫌不当。”清侯方域《壮悔堂文集》:“未几更进。”《虞初新志·秋声诗自序》:“未几夫齁声起。”《聊斋志异·促织》:“未几成归。”清徐珂《清稗类钞·战事类》:“未几敌兵果舁炮至。”

  (2)不多。《晋书·阳裕载记》:“吾及晋之清平,历观朝士多矣,忠清简毅,笃笃信义烈,如阳士伦者,实亦未几。”

  (3)指(年龄)不大。《南齐书·高帝纪上》:“主上春秋未几,诸王竝幼冲。”

  (1)也作“致事”。辞去官职。旧时指交还官职,即辞官。《公羊传·宣公元年》:“退而致仕。”何休注:“致仕,还禄位于君。”《礼记·曲礼上》:“大夫七十而致事。”《北史·韦孝宽传》:“孝宽每以年迫悬车,屡请致仕。”唐白居易《不致仕》诗:“七十而致仕,礼法有明文。”

  (2)致仕官的简称。致仕官,因年老或衰病而辞去职务的官员。《续资治通鉴·宋高宗绍兴五年》:“是月,龙图阁直学士、致仕杨时卒,年八十三。”参见“致仕官”。

  (1)懈怠;废弛。《汉书·五行志中之下》:“亡功者受赏,有罪者不杀,百官废乱,失在舒缓。”《后汉书·卢植传》:“此谓君政舒缓,故日食晦也。”

  (2)从容;缓和。晋潘岳《笙赋》:“勃慷慨以憀亮,顾踌躇以舒缓。”明吴承恩《寿熙台潘公八帙序》:“天且益厚之,使舒缓以观馀庆,则大年遐福可契而取也。”

  (3)指行动迟慢。《北齐书·崔赡传》:“吏部尚书尉瑾性褊急,以赡举指舒缓,曹务繁剧……遂免归。”《书·叛臣传上·仆固怀恩》:“怀恩为人雄重寡言,应对舒缓,然刚决犯上。”宋叶适《齐云楼》诗:“舒缓未为愚,疏达终多智。”

  (4)宽松。北魏贾思勰《齐民要术·园篱》:“剥讫,即编为巴篱,随宜夹缚,务使舒缓。”

  (1)持守;坚持。《参同契》卷下:“栖迟僻陋,忽略令名,执守恬淡,希时安平。”宋范仲淹《上时相议制举书》:“然必顾瞻礼义,执守规矩,不犹愈于学非而博者乎!”章炳麟《代议然否论》:“余固非执守共和政体者。”

  (2)犹操守。亦指保持节操。唐赵璘《因话录》卷五:“裴公曰:‘公诚佳士,但此官与公不相当,不敢以故人之私,而隳朝廷纲纪……’其执守如此。”《续资治通鉴·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》:“上无执守,为汝辈所惑。”章炳麟《革命道德说》:“往者士人多以借权为良策,吾尝斥之,以为执守未坚,而沦没于富贵之中,则鲜不毁方而合矣。”吴晗《论晚明“流寇”》:“廷臣则善私而不善公,善结党而不善自立,善逢迎而不善执守。”

  46、翰林学士承旨:官名,唐时置,唐玄宗时设翰林学士院,设翰林学士6员。肃宗至德宗年间从中择年深德重者1人为承旨,独承密命。唐宪宗正式常设翰林学士承旨,为翰林学士之长,职权尤重,多至宰相,然犹为职衔,例由他官兼任。此后翰林学士承旨作为翰林学士的首领,不是单纯起草诏令,而是在禁中职掌机密,是唐朝实际上的宰相,被称为“内相”。

  2019-01-17展开全部刘肃,字才卿,是威州洺水人。金兴定二年考取词赋进士。曾当做尚书省令史。

  当时有小偷偷取了大内收藏的官罗和珠宝,不时就能抓捕到小偷,大抵都是珠宝商或是管理收藏的小吏,被诬陷的有十一人。

  刑部商议都打算处以极刑,刘肃争辩道:“没有缴获赃物,杀掉很冤。”金国国主震怒。

  有近侍夜里去见刘肃,具道其旨,刘肃说:“辨析冤狱,是我的职责,爱惜自己性命而杀十一人,怎么行?”

https://www.80088005.com/renwen/368.html

最火资讯